参观布拉格教堂回忆刺杀纳粹行动

  • 时间:
  • 浏览:18

  查理广场(Karlovo Náměstí)是布拉格最大的广场,从广场步行不远就走到了瑞斯洛瓦街(Resslova Street),矗立着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教堂(Cathedral Church of Sts Cyril and Methodius),被当地人俗称为伞兵教堂(Parachutists Church)。纪念碑两侧刻着牧师和伞兵的名字,中间刻有为反抗纳粹残暴统治而牺牲性命的人的名字,以纪念这些人的英勇行为。若不是这块纪念碑,恐怕伞兵教堂很容易被人忽视。我在布拉格生活将近十年,大多数著名古迹和宗教圣地都参观过,但总会带朋友和家人来这里,从来没人觉得这里不值一游。

  追溯到75年之前,那是1942年6月18日,7个捷克和斯洛伐克的伞兵参与类人猿行动(Operation Anthropoid)——暗杀莱因哈德·海德里希(Reinhard Heydrich),担任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国之总督(Reich Protector of Bohemia and Moravia)、第三帝国纳粹德国的大将——在地下室内完成了他们的最后使命。刺杀"最终解决方案"(Final Solution)的主要制定者海德里希无疑是战时抵抗的伟大行动,对被占领的欧洲具有重要意义。

  现今,著名的刺杀海德里希英雄纪念馆(National Monument to the Heroes of the Heydrich Terror)位于教堂地下室内,每年吸引着6万名游客前来参观。一扇金属大门将其后的地下室和主要展区分隔开,地下室仍大部分保留着捷克和斯洛伐克伞兵藏身时的模样。看过最新的改编电影《类人猿行动》和《刺杀盖世太保》的历史迷对这个伟大的刺杀行动非常清楚,对地下室的环境设置一定要非常熟悉。其中,《刺杀盖世太保》改编自法国劳伦特·比奈特(Lauren Binet)的畅销二战历史小说《HHhH》。

  枪战开始于教堂地面上,纳粹党卫军(SS)企图在清晨攻击教堂。行动遭到英国受训的捷克斯洛伐克伞兵卡莱尔·库达(Karel ?urda)泄密,向盖世太保告密以换取新身份和100万帝国马克(Reichsmarks)赏金。现在教堂主要用于礼拜场所,只在周末向游客开放:博物馆和地下室用于纪念类人猿行动中牺牲的伞兵。

  下楼后,环境异常昏暗。7名英勇牺牲士兵的半身铜像靠近深深的石井,嵌入墙壁,牢牢地支撑着棺木。在教堂地面首轮枪战之后,伞兵们就是退到这个地下室内,才得以藏身暂时保住了性命。700名纳粹党卫队和盖世太保的军队将教堂重重围住,但伞兵们仍然殊死搏斗;无奈之下,纳粹分子采用烟熏、水淹等种种手段。最后,弹药用尽,地下室水位上升,捷克士兵不愿被俘,毅然赴死,有的人饮弹自杀,有的则服毒自杀。

  这个历史感人篇章对今日的捷克人意义重大,博物馆馆长彼得·汉普尔(Petr Hampl)解释道。"捷克人,主要因为《慕尼黑协定》[1938年签订的国际性条约,将捷克斯洛伐克领土中的重要地区割让给希特勒统治下的纳粹德国],没有机会同纳粹德国直接抗争,因此这一历史事件具有巨大象征意义。这表明,虽然我们国家已被占领,但是我们坚决反对同纳粹分子为伍,坚决抵抗,"他说。

  1941年9月,海德里希被派往布拉格担任捷克地区的总督,原因是他的前任长官康斯坦丁·冯·纽赖特(Konstantin von Neurath)太过仁慈。海德里希发起血腥镇压,有着"刽子手"等恐怖称号。

  很快,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开始策划暗杀海德里希的行动,以回击他的恐怖残暴。朱瑟夫·加布切克(Josef Gab?ík)和杨·科比奇(Jan Kubi?)被选中执行这一重要任务。二人都是在捷克军队后流亡到英国,随后受到空中特勤团训练:别名"非绅士战争部"(Ministry of Ungentlemanly Warfare),负责在占领后的欧洲开展间谍和破坏活动。1941年12月29日,二人由英国皇家空军空降在捷克斯洛伐克。

  为了保证刺杀任务顺利完成,加布切克和科比奇需要地面援助。另有5名英国受训的捷克伞兵帮助他们,包括约瑟夫·布波利克(Josef Bublík)、杨·赫鲁伯(Jan Hruby)、朱瑟夫·沃尔茨克(Josef Val?ík)、雅罗斯拉夫·斯瓦兹(Jaroslav ?varc)、阿道夫·奥帕卡(Adolf Opálka)。在这些伞兵的帮助下,加布切克和科比奇最终才能完成刺杀行动。虽然这些士兵没有直接将枪口对准第三帝国守护者,但是他们和同样英勇的捷克抵抗战线一道在战场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1942年5月27日,加布切克和科比奇在布拉格郊外柯布利锡(Kobylisy)突袭总督海德里希乘坐的汽车,导致汽车不得不在道路急转弯处减速。加布切克突然跳到黑色敞篷奔驰车前方,正欲扫射,没想到司登冲锋枪卡壳了。海德里希命令司机停车,起身开火反击。科比奇乘机朝车内扔出改进的反坦克榴弹,瞬间发生爆炸,车门炸飞。弹片嵌进海德里希体内,八天后引发败血症死亡。

  加布切克、科比奇和沃尔茨克负责望风,有幸脱身,藏到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教堂的地下室内。主教戈拉兹德(Bishop Gorazd)是教堂东正教牧师,同捷克人一同在地下建立了地窖。伞兵们在地下室躲藏了三个星期。纳粹分子进行大规模搜捕,最后锁定此处。当时,支援此次行动的其他几个英国受训伞兵已经前来汇合,伞兵人数共计7人。

  地下室的入口处用不同的语言书写了大量留言,充分说明伞兵的英勇行为仍然影响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奋勇抗战的子子孙孙。我还看见许多红纸制作的罂粟花,在英国象征着为战争献出了生命,还有一些新鲜的花束,一些蜡烛,上面还留言:"感谢你们!我们绝不屈服!"其中一条英语留言没有署名,内容很简单:'你们的英勇超乎我的想象。'

  海德里希刺杀行动改变了历史,使同盟国迅速废除了慕尼黑协定,并要求德国战败后归还1938年分割给希特勒的苏台德区(Sudetenland)及捷克斯洛伐克的边境地区。此次暗杀也引起了可怕的报复行动,毁灭利迪策(Lidice)和莱夏基(Le?áky)两个村庄,进一步加深了世界各地人民对捷克的同情。成千上万的人民给女儿取名为利迪策,以示友好团结,确保遭到屠杀的同胞永远不被遗忘。

  "这一事件在海外也引起不小的回响," 汉普尔说。"尽管刺杀事件发生在捷克,但伞兵和支援小组的英勇行为对世人的启发却是没有地域性的。"

  请访问 阅读 。

猜你喜欢